艺术品保税:制度创新下的自由与隐忧

艺术品保税:制度创新下的自由与隐忧

  文化艺术品入关后,要和拍卖行进行点算和交接工作。

  记者郑洁

  现有保税区生存差异明显

  据记者调查,目前已经挂牌的文化贸易基地或文化保税区中,尤其涉及文化艺术品出口领域,实际贸易量尚未形成大规模,不足以对整体文化外贸市场形成号召作用。但文化艺术品进口领域进步明显,目前北京、上海艺术品保税的成功模式已向福建、海南等地渗透,各地也纷纷去两地取经。

  “仅从我们公司经手的客户数据看,就艺术品进口环节而言,经由文化保税机制的文化艺术品已经占到我们业务量的90%以上。”火凤凰(北京)国际艺术品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凤凰”)总经理王文正说。火凤凰目前主要业务是依托于北京、上海两地的保税区功能,做文化艺术品国际贸易的专业代理。王文正感受到北京、上海的艺术品市场需求量非常大。但他也认为,文化艺术品出口环节,通过保税区操作的还很少。比如北京,出口型企业较多,但比较分散,一旦把它们凝聚到保税区的窗口中,未来会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就两大发达地区北京和上海的比较而言,中国报关协会兼职副秘书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绿道贸易便利化研究中心主任徐晨曾对两地都有考察。他认为,目前各地保税区均是国家统领布局,按照文物保护法、自贸区现行创新制度框架等进行,在制度上并不可能有太大异同,主要区别在于地方政府的监管及服务措施方面,上海做得确实比较突出,当地主管领导非常重视,在裁量权、部门协同上做得较好。北京的文化贸易体量虽然比上海大,但依托于保税机制进行得并不如上海。据徐晨了解,上海在保税政策的细致化和客户反馈的服务满意度上都超过北京。

  其他几大保税区文化艺术板块,如海南保税区文化艺术板块在吸引进口量上,目前表现还不太突出,但发改委《全力推动支持海南新一轮改革开放政策措施的细化实化》的政策红利,将助力海南自贸区加速引进拍卖行、文创公司等。

  厦门保税区管委会曾到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取过经,但目前客户量较少。在大同小异的格局下,厦门文化艺术品保税板块正在尝试建立艺术品金融链条,将成为其一大亮点,因为即使在繁荣的北京、上海保税区内也还没有提供这样的服务。而且,其具有海上丝绸之路的特色发展优势。

  成都保税区的变化较大。记者从某一本想布局成都保税区的艺术品经纪公司处了解到,前两年他们觉得交易体量尚不够养活一个分公司,所以放弃了,但经过这几年发展,他们感觉成都的艺术品交易体量、类型企业数都在大幅增长,所以准备今年进军。“当然,完全靠保税进口业务,养活不了我们这样的艺术类经纪公司,大多公司还需要靠向政府出售公共服务,比如为博物馆展览承担内容策展、物流服务等。”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司负责人认为,文化保税的细项方面,艺术品是走在最前沿、机制最为创新的领域。

  业内认为,文化保税是跨境电商之外又一大文化贸易增长点。因为随着人均收入走向中等以上,文化出口和对文化进口商品的消费必然会增加,文化在贸易中的影响力会加强,也将对我国贸易结构改善发挥作用。

  那么,在前两批自贸区中,几乎所有地区都设立了文化保税板块,最终会不会形成同质化竞争,造成资源浪费?毕竟,在互联网、物流超级发达的当下,外商只需挑选一个口岸就可以迅速覆盖全国。

  记者采访了一些专家,他们认为,首先,口岸的一大宗旨就是促进外贸的便利化,所以从服务外商层面而言,需要提供不同的口岸供外商选择;其次,艺术品保税承担的还有出口重任,国内各地文化资源区域差别较大,各有优势,比如厦门当地的德化白瓷、茶叶、新型文化产品等,都是非常有国际市场潜力的;又比如成都所代表的中西部地区也拥有自己的特色文化资源,所以只要找准定位,各地保税区在出口领域大有可为。

  “重不重复最终得由市场来检验。”徐晨说,从目前看,东南西北各有一个保税区并不算多,但如果所有自贸区全都设立文化保税板块,似乎就有点多了。

  保税区究竟改变了什么?

  “目前全国自贸区的保税政策可能都是一样的,对于我们这样的企业来说,保税区帮助解决了我们和客户的燃眉之急,比如资金压力和通关时效。”王文正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169031802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