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隆重生记:被掏空的上市公司与被收割的散户

  2004年,德隆帝国轰然倒塌。

  经过几个月的奔逃抵抗,落难大佬唐万新选择了投案自首。他的老部下们也相继投案被捕或是各奔东西。那个曾经在资本江湖叱咤风云的德隆队伍,顷刻间分崩离析。

  大戏似已宣告剧终,唐万新和他的兄弟们可以天涯相望,各自安好了。

  然而几年后,一连串续集徐徐拉开帷幕,主演还是德隆一众,不过剧本更加跌宕起伏、精彩迭出。唐万新曾有句著名 “台词”:“但凡拿我们的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的!”这些用生命去赌博的人怎么会轻易认输呢?

  近些年,德隆系旧部东冲西突,将不少上市公司收入囊中。提前布局、管理层控制、潜行并购、规避监管、掏空上市公司。像当年操控“老三股”一样,他们熟练地将这些公司玩弄于股掌之间。

  同样被玩弄的,还有那些天真的小散。他们崇拜当年英姿飒爽的德隆,希望跟着德隆老大哥喝点儿肉汤,沾沾肉腥。哪里知道,德隆老大哥的目标是将财富的雪球滚得大些,再大些。至于小散嘛,那只是他们收割的对象。

  一、《斯太尔掏空大戏》前传

  1、堪称模范玩家

  在德隆系旧部正式出场前,我们先了解一下斯太尔的第一个玩家。

  本世纪初,斯太尔还是一家名为“湖北车桥”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主营汽车配件制造。2001年,在“国退民进”的大潮背景下,经过重组转让国有股份,上市公司迎来了它从事房地产业的第一大股东嘉利恒德。

  嘉利恒德不是个泛泛之辈。它在资本运作上是有两把刷子的。后来德隆们通过定增渗透至上市公司,很多运作手段与嘉利恒德如出一辙。

  嘉利恒德在收购股份时为了规避30%的要约收购红线,联合坦博投资分别受让了2449.13万股和855.8517万股,合计持股30.23%。

  两家公司对外宣称并无关联关系。但实际上,他们同属于胡和建控股的金浩集团。坦博投资的成立时间更是蹊跷。2001年8月,坦博投资成立。2001年9月,嘉利恒德便敲定了入主上市公司的计划。

  入主后,嘉利恒德将上市公司更名为博盈投资,说是要转型房地产。但转型只是个幌子,它的真正目的是利用上市公司圈钱。

  在当时,上市公司的汽车配件资产还是相当值钱的。嘉利恒德七七八八卖了不少这些资产。骗骗小股民来钱更是迅速。嘉利恒德于2006年股改时抛出业绩承诺,在约定年份里若上市公司业绩不达标就送股补偿,带动了股价暴涨。后面德隆系也同样使出了承诺这一招数,甚至玩儿得更加炉火纯青。

  无奈嘉利恒德就像一个败家子,入主十年便将家产败光殆尽。最后资产卖无可卖,嘉利恒德还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惹了许多纠纷,上市公司也因连续亏损披星戴帽。上市公司的壳还能不能保住了?嘉利恒德已无暇关心这些,它只想尽快退出这个烂摊子。至于接盘方嘛,先物色起来,能减持多少算多少。

  2、试水,顺便赚它一笔!

  2009年7月-2010年5月间,德隆旧部张敏学、王世渝、程昌军、杨富年的名字闪现于上市公司董监高提名名单里。2010年5月、10月,嘉利恒德先后通过短期借款而质押股票的方式,将手中的股份急匆匆地“赔给”了北京鸿福祥、个人苑素真、中道矿业等,而且出价远低于市场价格。此后,嘉利恒德的持股比例由18.51%骤降至5.43%。

  资料显示,北京鸿福祥的原法人代表李向春和当时的法人代表程昌军均属德隆系旧部。北京鸿福祥的控股股东为北京光彩联合,其实控人正是德隆系代表人物向宏。北京鸿福祥与中道矿业的联系电话相同。个人苑素真据悉也与德隆系存在一定联系。

  不过从随后的操作来看,德隆旧部此时还不想长期驻扎,顶多就是试试水练练手,顺便赚一票大的。根据年报,北京鸿福祥、中道矿业分别于2010年5月-12月、2011年11月-12月间将手中股份减持套现。

  二、里应外合的交易

  1、里应

  事情在2011年开始出现微妙变化。

  2011年,恒丰制动入主上市公司,随后依然沿用原来控制人提名的董事长杨富年,而在董事会中至关重要的两位董事也依然是来自前任大股东的人手。

  显然,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恒丰制动并没有实控权。而此时的嘉利恒德在股东会中的势力也早就大为削弱。表面上看来,各方制衡,相安无事。但实际上,一场巨大的变动正在悄悄酝酿着。

  2、外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2282265210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