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郑一老人手术后死亡,院长回应记者:去公安局采访

2019年6月5日,映象网()记者接到宰女士投诉称,其爷爷因病在新郑市中医院住院治疗,术后不久死亡,家属称医院曾主动协商赔偿,后又反悔,其家属们在医院还遭遇不明身份的人围攻殴打。

家属向记者阐述当时情况

6月6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新郑中医院门口,见到了投诉人宰女士,宰女士说:“爷爷(常五钦)是航空港区新港办事处南街村一名退伍军人,也是一名三十多年的老党员。老人74岁了,平时身体硬朗,除了血压高其他并无大碍。”宰女士说,现在大家健康意识都增强了,身体有一点不舒服都去医院检查。2019年5月28日,老人因排尿困难去新郑市中医院就诊,经检查为前列腺增生住进新郑市中医院接受治疗。

新郑市中医院病房楼

经过一周调理,东外科主治医生陈大夫认定病人身体各方面状况良好稳定,可以手术的情况下,于2019年6月3日14:00,对常五钦进行40多分钟的微创手术。术后,医生告诉家属是一个小手术,手术非常顺利,病人身体状况良好,再观察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常五钦生前照片

据老人家属介绍,手术后进行输液观察,当天18:20左右,输液输到第二瓶快结束时,老人出现胸闷气短,唇色紫绀,呼吸困难等症状,家属便紧急通知医院大夫。“经过约20分钟左右,才有大夫和护士进入病房,查看了输液瓶后,问病人头孢过敏不过敏?”老人家属疑惑:“医院不是做过皮试吗?怎么还问?”随后,医生拿了一种药,让护士加入输液瓶里。

18:42分,老人出现第二次疼痛难忍,胸闷气短,呼吸不过来,嘴唇发紫等症状。“爷爷当时握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抓得可疼,不愿意松开。”宰女士说,医生进行第二次抢救时,让他们家属都先出去,称“人多在这儿治疗对病人不好,家属全都等在门外”。

大约过了2个多小时的治疗,21:20分左右,大夫通知家属说“抢救无效,进去和病人告个别。”家属进去一看病人,身体僵硬,手脚冰凉,早已死亡多时。

“当天晚上10点多,新郑中医院代表白金海主动找我们家属协商解决这次医疗事故赔偿问题,提出进行11万元赔偿。”宰女士说,

因时间太晚,双方约定第二天早上(6月4日)早上8点半,由白金海向医院领导汇报后再次协商解决。

“6月4日早上7点左右,医院突然来了一群约三、四十个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强行控制封锁10楼东外科进行尸体转移,不顾我们家属询问劝阻。”宰女士说,期间,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黑衣人一把按住老人女婿并卡住其脖子,老人孙子企图阻止,被五六个人拖出十几米拽出病房,还把老人大女儿常爱红强行推到在地,用脚踹踹,把老人外甥推到。”

“另外一部分人将老人尸体强行抢走,我们家属哭着问把尸体拉那儿了?白金海说,今天这事协调不好,你们谁也别想见老人尸体。”宰女士向记者说道。

带人进入医院者和不明身份的黑衣人

老人家属们非常疑惑:“明明只是一个小手术,医生也说手术后情况良好,为什么医生在输液抢救时问头孢过敏不过敏?出现二次反复无常的症状,加大药量反而致人死亡?爷爷(常五钦)明明在18:42分还抓着我的手呼吸困难,浑身发抖,抓得可疼,为什么医院的病历单上却写着18:20病人已经出现心脏停止跳动?与当时抢救事实不符,篡改病历是为了要掩盖什么?我们特别不明白,那些不明身份的打人者是谁?又是怎么进入医院的?和医院又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常五钦老人抢救病历

6月6日下午4时许,记者赶到新郑市中医院五楼院长办公室,院长李芳正在办公室,当记者提出要了解关于病人常五钦老人术后死亡事件时,院长李芳称不接受任何采访,要采访去公安局采访,要采访去上级主管部门采访,事情已经上报给领导了,边说自己要开会边锁门,把记者赶出了办公室。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169031802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