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自导自演沽空闹剧 只为获利离场

  “美元与人民币双双下跌,近期的确不多见。”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道。

  但这种状况从6月起却持续存在。具体而言,6月以来美元指数从98.1一路跌至96.8,但人民币汇率并未从中受益。截至6月10日20时,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9320附近,盘中一度触及年内低点6.9383,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触及6.9517,盘中曾逼近6.96整数关口。

  “在中美贸易摩擦尚未缓解前,人民币汇率正承受一定的下跌压力。”这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多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则向记者透露,6月以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持续走低,主要原因是外贸企业屯汇需求明显增加——由于担心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会引发汇率低迷与跨境资本管控加强,这些企业提前购汇锁定未来对外付款所需的美元头寸与换汇成本,导致外汇市场购汇需求高于结汇需求,令人民币汇率出现惯性下跌。

  “鉴于近期境内外汇差保持在200个基点左右,加之离岸市场远期汇率溢价幅度不高,海外投机资本押注人民币汇率大幅度下跌的迹象依然没有升温。”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此前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尽管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给人民币带来暂时性的贬值压力,但“噪音”过后,人民币将回归稳定,并相对于新兴市场货币乃至其他可自由兑换货币保持相对强劲。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中美利差走阔至114个基点,加之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令不少海外大型资管机构认为短期内人民币汇率不会破“7”。

  “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一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在上周五央行高层表示将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以发挥经济自动稳定器作用,以及不认为某个具体数字(汇率)会更加重要之后,部分海外投机资本曾试探性地沽空离岸人民币,企图将离岸人民币压低至2017年1月低点6.9875下方。所幸美元降息预期增加与美元疲软,令他们只能无功而返。

  外贸企业囤汇迫使汇率惯性下跌

  “其实,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将降息提振美国经济后,我们曾在6.9150附近买涨离岸人民币汇率(CNH)。”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

  受美联储主席暗示降息影响,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最新交易数据显示美联储7月降息的几率高达68%,9月降息的几率更是达到91.5%,较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12月降息大幅提前。

  在他看来,随着市场预期美联储降息步伐加快,美元净多头头寸势必削减,由此造成美元回落与离岸人民币汇率反弹。

  在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离岸人民币汇率之所以不涨反跌,主要受到外贸企业加大囤汇力度的影响。

  “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的环境下,不少未来需要对外付款的外贸企业都在增加囤汇额度,要么降低结汇额度以留存更多美元头寸,要么向银行追加买入远期掉期交易锁定未来购汇头寸与换汇成本。”他指出。这导致6月以来外汇市场购汇需求高于结汇需求,令人民币汇率无视美元下跌,呈现惯性下跌趋势。

  “我们也只好在上周五离岸人民币汇率跌破6.94时止损离场。”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但他认为,尽管企业购汇需求与基金止损操作令离岸人民币汇率下跌压力有所增加,但外汇市场押注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的情绪并不高涨——相比5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初期境内外人民币汇差一度扩大至逾400个基点,6月以来这个汇差始终保持在200个基点左右,令海外投机资本难以通过境内外汇差套利交易押注汇率下跌获利。

  多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6月以来按周借入离岸人民币头寸并卖出沽空的海外投资机构并没有明显增加,且操作额度与以往相差不多。这背后,一方面是美元降息步伐加快与美元回落预期增加令他们投鼠忌器,另一方面他们依然对央行干预有所忌惮。

  “尽管中国央行高层表示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干预,并希望这种不干预状况延续,但多数投机资本依然担心当人民币汇率触及某个重要点位时,央行可能突然出招打爆空头,以确保人民币汇率由供需关系市场化定价,而不是被短期沽空行为牵着鼻子走。”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策略主管Peter Tchir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自导自演”沽空潮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五离岸人民币(CNH)突然出现一波沽空下跌潮,令离岸人民币汇率触及年内低点6.9623。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169031802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